<track id="aNSBMmJ"></track>
  • <track id="aNSBMmJ"></track>

        <track id="aNSBMmJ"></track>

        1. 如何看待郭敬明导演的电影《阴阳师之晴雅集》?

          问题五:安倍晴明是谁?

          故事的最核心人物,就是赵又廷所饰演的晴明。晴明原名【安倍晴明】,可以说是日本阴阳师历史上最著名的一个代表,江户位置就是日本阴阳师一哥。说来有趣,像安倍晴明这种看似自由放浪之人,其实拿的是铁饭碗,人家是政府公务员。从镰仓时期到明治时期,安倍一族算是“阴阳寮”的鼻祖。阴阳寮是什么,它其实是一个官家部门,附属于中务省,阴阳寮的里面囊括了大批日本强人异士。

          其中包含天文学,历史学,篆刻学,天体学等等不同范畴的人才,当然也包含安倍晴明这样的阴阳师。人们在看过很多文娱作品以后,对阴阳师这个职业有个曲解,就是阴阳师存在的目标是斩妖除魔。但真实历史上则不然,他们其实是为当权者去占卜吉凶的,很像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占卜师“。

          还想特殊讲一下,赵又廷所穿的这身衣服很特殊。虽然《晴雅集》参加了很多中国元素,日本古代也的确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但海报上这身衣服,倒是原汁原味的日本”狩衣“,它是日本平安时期非常有特色一种衣服形制。日本古代的衣服,从侧面上面来看呢,像很多“大布片”套在身材上,比拟臃肿。狩衣的特色是在肩部漏一个窟窿的,还有一种和它相似的衣服,但是是一片布溜肩下来,叫直衣。

          狩衣并不是阴阳师专属的制服,它是平安时期的特点服装,其实阴阳师啊他们也没有固定装束。你可能不太记得,其实我们在很早的时候,就通过日本动漫接触过这种狩衣。比如在小田健的《棋魂》里面,万人迷藤原佐为穿的就是这种衣帽,要知道他可不是一位阴阳师,而是一名棋士。

          问题六:扇子上为什么是五角星?

          在《晴雅集》电影海报中有一个小细节,赵又廷扮演的阴阳师,总是在拿着一把扇子,扇子上面有一个标记,大家如果留意看的话,会发明这是一个”五角星“。它是日本阴阳师文化里,非常主要的一个特点,很多符咒上面也会有它。

          有人会奇异,这种玄幻题材不是一般和六芒星有关吗,这五角星难道是编剧杜撰的么?我们到日本现在的晴明神社去一探毕竟。没错,晴明这个人不仅在古代是阴阳一哥,在后世影响力也依然不小。日本直到现在,还在各地疏散着很多供奉安倍晴明的神社,神社里面的家徽就的确是一颗五角星。

          五角星也可以称为五芒星,这个形状不是说随意定的,其实也非常有讲头。日本人信任阴阳道中的五芒星,代表了世间万物的阴阳五行。五行分辨是金木水火土,人们可以依据五行的相生相克,化解生涯中遇到的磨难。另外,阴阳师中不仅经常呈现五芒星图案,还有阴阳太极图案,这些都是阴阳道的主要理论基本。

          问题七:文化输出?文化抗衡?

          咱们上面讲了一些日本文化中阴阳师的介绍。最后还回到《晴雅集》这部电影上,因为还没有看到正式电影,所以我不能简略下结论好还是不好,但是这部电影说白了,还是一部贺岁片,所以注定会有很浓厚的商业性,目前看,官方有点想往东方《指环王》方向打造那意思。我信任这部电影有趣的点,和想吐槽的点,可能都会很多。

          不仅是《晴雅集》,咱们贺岁档还有一部同类型影片《侍神令》,里面陈坤也饰演一名阴阳师,两部片子正面刚还挺刺激。中国人拍别国题材电影,不论最后拍的如何,我以为都是很好的尝试,因为在世界加速一体化的今天,不同国度文化的碰撞交换,会越来越成为常态。所以与其闭关锁国,不如心态开放点,你看,日本不还总拍咱们的《西游记》《三国演义》吗?

          ”阴阳师“这个题材,对于日本市场来说,它本身就是一个被时光证明过的经典IP,所以质量有保证。早在江户时期的歌舞伎表演中,就又大批缭绕阴阳师题材,去创作的作品。而国内投资人对日本文化感不感兴致不知道,但我猜他们必定是看中了,阴阳师在某些花费群体中的号令力,因为商业题材的电影嘛,必定是具有逐利性的。

          一直有人问我,在世界范畴内,日本是不是在文化输出上做的比我们好呢?怎么感到很多源于中国的东西,最后外国人都感到是他们日本的呢?这是一个好问题,我以为文化传布有很多维度,其中一种是宣扬自己的文化,还有一种是把它物做改进,然后为己所用(这点日本一直很善于)。

          但是最近几年,我们做的也在越来越好。比如拿阴阳师这个IP来讲,它甚至在日本年青人中,并不那么民众化。但是最近几年在中国市场随着游戏的火爆,什么九尾狐,灯笼鬼,座敷童子,中国的年青人各个如数家珍,因为游戏质量不错,甚至二次影响到文化发源地日本的用户,也让他们对made in China有了全新的认知。这在文化输出上,不失为是新方向。

          但是,中国人做外国文化的翻拍,我以为最终的目标,如果只局限于圈钱割韭菜,那眼光还是太短浅,咱们绝对能不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这是一个属于年青人的世界,电影人应当追求更多的可能性,揣摩怎么能够依托大流量题材,向世界展示我们中国自己的好东西,这是挣钱之外的一种社会义务。当然,这不是一口吃个胖子的进程,须要智慧也须要耐烦。

          乐观的是,现在的年青人很有目光,他们不会为了”你国“,或者”我国“而选择看不看。只要是他们找到的好东西,无论是谁的,都会不吝夸奖。这就更进一步强迫国内影视行业,要走高质量路线。我感到《长安十二时辰》就是一个好例子,它依附着扎实的唐朝文化考据吸引了一大票世界粉丝。中国故事《长安十二时辰》造型设计为人称道,但你知道吗它的设计师却是日本人,这太厉害了。

          私心盼望有一天,外国题材咱们中国人拍,也能拍的让人竖起大拇指。

          2020年12月25日 观影后

          现在我已经看完了!咱们就唠唠嗑,我把一些剧情罗列下来,咱们看看这个中国人拍日本故事,里面有哪些日本文化知识点,作为电影来说又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注意:以下内容含大批剧情剧透

          晴雅集人物角色篇

          首先赵又廷饰演的“晴明”是一个阴阳师,他有一科叫「守护咒」总学不好。在一场恶战中,他师傅为了维护大家就义了。师傅在临逝世之前跟晴明说,这仗没算打完,让他要去「天都城」找到祸蛇的真身。

          晴明到了天都城,遇到了跟他同样身手不凡的另外三人,整部电影也是缭绕着这几个法师展开叙事的。其中,春夏扮演的这个角色「泷夜」,和我之前料想的「泷夜叉姬」没什么关系,她就是一个来自于苗疆的法师,而且领便的时光也最早。

          另一个男主博雅,身手很不错,业余喜好爱吹个笛子啥的。其实善雅乐,本就是日本《阴阳师》记录中,博雅这个人物的特色。晴明和博雅的关系很像是知己,相似于咱们中国的俞伯牙和钟子期。

          其中还有一个人吃官粮的法师叫鹤守月,晴明一看见他的时候,表情就很不一般,哦本来这就不是个人,而是他师傅的留在天都城的式神,果然是天选之子晴明,阴阳师一哥不是盖的。可看电影的时候这里有一个怀疑,因为鹤守月跟晴明的师傅其实长得一模一样,依照普通人逻辑在茫茫人海看见一个,跟你逝世至亲类似之人,怎么完整沉着的就接收了呢?(难道和东哥一样脸盲?)

          鹤守月小伙子长得很俊,认为就是个酱油角色,没想到绝对不是省油的灯,他还有个主子就是王子文饰演的公主,两个人贡献了全剧九成的感情戏份。王子文演的公主,其实一开端出来大家就会有一个惯性思维,感到她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泷夜也在侧面说她会妖术。具领会不会妖术就不剧透了,我感到王子文真是好演员,在这部戏里不仅说哭就哭,而且哭得很有层次。

          公主的造型美丽,猛地看着很日式,但这是我们中国古代就自有的妆容,后来才被传到日本,对日本古代女性的审美有宏大影响。比如日本平安时期的美人,就讲求白粉涂脸,把自己的底本的眉毛隐掉,在额头上方点两个小粗点儿,称之为「豆眉」。额外说一点,日本古代女性还会以牙黑为美。

          晴雅集义务主线小览

          我们说回来剧情,主角介绍的差不多了,要完成什么义务线呢?就是要斩妖除魔来收集欲念,目标是唤醒四方神兽,但是唤醒神兽有一个前提,就是他要把四个神兽全体唤醒才可以,这四个神兽其实是四尊散落在各处的石像,形态我们中国人太熟习了,就是朱雀,玄武,青龙,白虎。

          这种设计也不是影视杜撰,《阴阳师》故事框架下的「平安京」还就真这样。平安京就是今天的日本古都——京都。这座城市的地理地位很奇特,周围环山是一个盆地的形态。日本人以为平安京是一块风水宝地,是被“神明大人”守护的都城,北边是玄武神,南边是朱雀神,东边是青龙神,西边是白虎神,大家共同镇守着城市的安定,这和《晴雅集》中是高度吻合的。

          那剧情就来了,谁想打破这个安定谁就是反派,其实就是我们提到的“祸蛇”,但祸蛇也只是傀儡,背后应用它力气的人才最狠毒。那个人一直有一个欲望,就是世界这么大,他想去看看。就因为这四神兽,形成了像天网一样的结界,所以他没法出国。电影里这部分的逻辑自洽,看的我有点凌乱(也许是我不太懂得恋爱男女的心智模型),中间搀杂了很多替身,前世,爱情,守护,永生的概念......晕了。

          晴雅集中的阴阳师与式神

          《晴雅集》从画面上来讲呢,有一说一,电影制造还是很优良的,看得出来也的确是经费充分,所以有大批的前景视觉特效,给人观感上很巨大的感到,但有时候又感到“略空”。比如当抗衡祸蛇的时候,晴明号召他的式神们协助,他在天空中划开一个声势浩大的结界,你感到确定是呼啦啦的天兵天将吧,究竟对手那么大只,其实最后就只有三个人......感到是来送人头的。

          越大的场景,讲述日本文化越会呈现违和感。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在如何讲故事上,大和民族更器重“人”本身。他们擅长以小见大,而场景是为塑造角色服务的。日本电影也没有那么多,动辄千万经费的制造,大制造一点的像《银魂》《哥斯拉》,你会发明他们虽然会穿插前景,但重要还是集中在「中景」和「近景」上。

          太多的大场面不是不好,而是会带来一个问题,就是很多很破费心思去做的细节,因为太小了,它的存在感会被吃掉,比如《晴雅集》里跟蛇妖的血盆大口一比,晴明的几个式神,记忆点就不深,跟哈利波特里,那颗金色飞贼小球一样,一闪而过。

          但其实,阴阳师中“式神”很主要,甚至说可以是日本阴阳师文化中的精华。我们中国的观众,为什么对阴阳师这个IP感兴致,很大水平上来自于抽卡游戏,里面五花八门的鬼怪和式神招式,看着特殊有新颖感。在电影里呢,反而是这些可以大做文章的角色,被反派以碾压式敏捷KO掉,让人感到完整不过瘾。

          从晴雅集到咒术回战

          受到《晴雅集》里「式神」的启示,我多插两句嘴,其实阴阳师这个The Duke of Wellington's declaration against Reform had all the effect of an arbitrary prohibition thrown in the way of a violent passion. The effect was tremendous; a revolutionary flame was kindled everywhere at the same instant, as if the whole atmosphere—north, south, east, and west—was wrapt in a sheet of electric fire. No words from any statesman in English history ever produced such an impression. The transports became universal; all ranks were involved; all heads, save the strongest and most far-seeing, were swept away by the torrent of excitement. John Bull's patience was gone. Parliamentary Reform was right; the time was come when it should be granted; and no man, not even the Duke of Wellington, should be allowed to withstand the nation's will. The unpopularity of the Duke with his own party swelled for the moment the current of the movement. High Churchmen declared that Reform would raise a barrier against Papal aggression, which they felt to be necessary, as experience had shown that the existing Constitution afforded no security. The old Tories, in their resentment on account of the concession to the Catholic claims, appeared to be ready to support the popular demands, if by so doing they could mortify or overthrow the Government. The inhabitants of the towns, intelligent, active, progressive, longed for Parliamentary Reform, because they believed it would remove the impediments which retarded the advancement of society. There were only two classes of the community who were believed at the time to be opposed to the Reform movement: first, the aristocratic Whigs, because Parliamentary Reform would destroy the influence by which they had for a century after the Revolution governed the country, but their accidental position as popular leaders obliged them for the time to go with the current; second, the class to whom Mr. Cobbett applied the term "borough-mongers," including all those who had property in Parliamentary seats, and could sell them, or bestow them, as they thought proper. The former, it was argued, were obliged to conceal their attachment to the old system, which had secured to a few great families a monopoly of government and its emoluments. The latter had become so odious to the nation that their opposition availed little against the rapid tide of public feeling and the tremendous breakers of popular indignation.IP,在日本是历史相当长久的公民大IP,它在不同的文化范畴里,都是很受欢迎的。像最近非常火的动漫《咒术回战》,里面这些孩子其实就是现代版的阴阳师,他们也可以通过号召式神的方法战役,比如伏黑惠这个角色,他的式神就是两条酷帅的玉犬。为什么这种题材特殊容易爆款?源于日本人对精怪说的留恋。

          好像跑题了,接着说晴明释放出式神打祸蛇的剧情,因为敌我实力太过悬殊,然后式神就都就义了。最后在无路可走的情形下,邓伦所扮演的博雅,自愿成为晴明的式神。其实这一块儿还是挺让人激动的,因为“成为某人的式神”,且不说操作性如何,本身就是一种献祭式的就义,式神和阴阳师之间,将永远缔结成“主仆相待,一生侍奉”的关系。

          博雅成为式神之后,其实它本身就和这个人的肉身就没有关系了,而是以一种“神”的形态呈现,战役才能大增。但它是什么概念呢?是一个被阴阳师操控的傀儡,所以博雅式神的妆容上面,就呈现了装潢性的条纹,这也不是随意画画的。同样的原理,其实我们看《咒术回战》也能找到线索。

          比如虎杖悠仁,他本身是一个普通高中生,但是因为吃了被封印的「特级咒物」后,他就决裂出了新的身份——两面宿傩。何差别高中生和这个大魔王呢,其实很简略的方式,就是看他们脸上的纹路。宿傩脸上就带有和博雅类似的深色纹路,它其实是阴阳师里对应的“符咒”概念。阴阳师还是挺有意思的一门日本文化,里面有大批神道教思想日本对于逝世亡的思考。

          剧中不同角色的描绘

          Back到剧情,博雅成为了朱雀式神,但是反派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最后具体这个蛇是怎么被打逝世的?说要出国去看看的那位反派成果又如何?我这边还是留一个悬念吧,有兴致的朋友们自己到电影院里面去找答案。电影看下来,平心而论,从几个角色的抓眼球水平,说是叫《晴雅集》,其实邓伦演的博雅会更出彩一些。

          因为他身上有很多的抵触点存在,比如像他一开端因为童年不幸,所以他非常仇恨妖怪,但是后来在和晴明的来往中发明,妖怪其实也有好有坏。另外博雅本身的打戏很多,就很容易让人印象深入,而赵又廷饰演的阴阳师重要以符咒操控为主,这方面视觉记忆弱一些。加上最后博雅选择就义自己成为式神,酷炫忠犬人设很容易就立起来了。

          其实赵又廷演的晴明也是非常好的,但是就总感到哪儿差点意思,有几次看着看着还和狄仁杰串戏。怎么说呢,只能说的确有一些“特定角色”,对于演员的外形上请求会非常高,这件事和“帅”和“演技”都关系不大,它就是个感到,这真没辙。早在电影没上映之前,就有很多人跟我反应说,他们感到邓伦会更合适晴明这个角色,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在日本《阴阳师》中的安倍晴明,相传他的母亲是一个狐妖,所以他的角色设定就是带一点狐相,大家感到他就应当是一个阴柔不羁的范儿,这种刻板印象是很难被打破的。再加上野村万斋版本的《阴阳师》珠玉在前,民众自然忍不住对照。野村万斋这人很绝,他有一双丹凤眼,一颦一笑像会说话似的,戳在那儿你就感到历史上的安倍晴明就应当这样。

          影片一手观感

          站在一个完整中立的角度来说,郭敬明的阴阳师拍成这样,没拍好,但也没特殊差,这算是一次跨界试水。怎么跨呢?就是拿日本文化,改在中国文化,中国观众能接收的框架下去拍的,这种很容易砸锅。为了尽可能还原真实观感,我自己看电影的时候,是边看边用手机记“亮点”“槽点”,然后连夜赶出这篇文的。总的来讲,《晴雅集》我自己的感到是,画面上非常优美啊,特效没什么可喷,就是有些剧情节奏略迟缓了,台词听起来很现代,比如“祝你好运”?

          最主要的是,支持故事的是人物的动机和逻辑,很多人指出《晴雅集》逻辑叙事上有点薄弱,我也有同样的怀疑,感到想说的很多,但是没有说的很透就草草停止,这是很多大制造电影的通病。顺便提下,有名导演陈凯歌的电影《妖猫传》,也是依据《阴阳师》的作者梦枕貘改编的,评论也是两极分化严重。这种巨大的魔幻题材,其实很难驾驭,拍的浅了会流于表面,变成一个个串起来的MV,拍的深了从哪儿落笔又是问题......

          最后说说

          最后,双男主影视题材,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炒CP是一个不可躲避的话题,我感到郭敬明深谙此道。所以《晴雅集》里面的双男主对手戏非常多,不是点到为止的那种,可以说是官方逼逝世同人。我底本是想去看妖怪打架的,然后看俩大帅哥深情交互,作为单身的狗子心境也挺庞杂......哦,本来知己还能这么交换呢?建议晴明老师可以出本书,叫《如何快速敲开冰山酷哥的心房》。

          跟大家解锁个小细节,晴明在胜利斩杀祸蛇后,他没有选择和博雅一起留在天都城,而是坐船回老家了,博雅在岸上给他吹笛子,还给他沿途照明,影片最后一幕里面,能看到晴明他家门口儿的“紫藤花”。紫藤花在日本文化又有些讲头,这个花有个特色就是一大串沉甸甸的盛开,在日本的花语中,有「決して離れない」的意思,意思是“绝不分别”。

          好了,关于《晴雅集》里面涉及到的日本文化,我也是分观影前和观影后写的要吐血了,盼望能对你有所辅助。后续还有一部周迅和陈坤主演的《侍神令》,也是一部以阴阳师为题材的电影,两部同类型加档期大撞车,想想就感到好刺激。它又会给我们惊喜还是惊吓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我是张艾菲。如果你对日本文化感兴致,请千万关注我,每周干货更新!

          也可以关注我的知乎专栏拨云见日本,或浏览其它相干答复

          知乎视频www.知乎视频www.知乎视频www.知乎视频www.知乎视频www.